中国将为世界经济提供更多增长动力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5 14:42

  即使在过去两年中国经济遭受国际上各种因素冲击,中国仍以占全球约14%的GDP总量创造了占全球约25%的经济增量,对全球经济作出超额贡献。

  热点聚焦

  本报记者 刘慧

  中国推动高质量发展受到全球的关注。近来有机构称,中国经济非常接近“甜蜜点”,产出接近潜在产出水平,通胀率接近目标通胀水平,在经济增长提速的同时,信贷增速放缓。我国经济上行的动力何在?2018年经济形势会有哪些变化?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2018年中国GDP增速将保持在6.5%到6.7%之间。而前期经济上行的动力,主要来自于两方面:广义财政支出的高速增长,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放松。

  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则对记者表示,即使在过去两年中国经济遭受国际上各种因素冲击,中国仍以占全球约14%的GDP总量创造了占全球约25%的经济增量,对全球经济作出超额贡献。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动力的转换,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必将为世界经济提供更多的增长动力。

  “2018年经济的上行动力,主要来自于制造业和出口。”李迅雷分析称,十九大之后,新一轮政治周期可能打开,在产能受限的钢铁、电解铝等行业之外,出现扩大再生产的冲动。因为地方政府可能存在新一轮的投资冲动,而且地方国企受益供给侧改革留存了大量利润。可以说,地方政府可以用经济增长来解决经济增长中出现的问题。

  第二个上行动力是来自于出口。得益于海外整体经济的强劲复苏,2018年我国出口应该表现不错,但要注意的是,美国经济已经持续复苏数年,日本经济也复苏两年有余,现在最大的边际影响是欧元区经济。此外,随着美国301调查接近尾声,近期开始,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叠加人民币汇率高企,都可能对我国2018年的出口带来负面的影响。

  中泰证券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高瑞东回顾之前的形势称,从2015年经济的下行压力较大,随后转变为增速企稳,然后实现较快增长,最后在2017年下半年又重返滑落。当前,面临着一定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两方面:广义财政支出的减速和房地产政策收紧。

  在他看来,广义财政支出指标不仅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和政府性支出,还考虑了准政府信用放松的手段,包括城投债、政策性金融债、PSL、专项建设基金与铁道债。据中泰证券测算,2014年和2015年广义财政赤字率分别是6.6%和7.7%,而2016年达到了最高峰值9.4%,可以看出,本轮经济上行的推手是大规模财政支出对总需求的拉动。但2017年以来,广义财政支出增速下滑,一度负增长,广义财政赤字仅为6.7%,回落到了2014年相当的水平。主要因为政府收入大幅下滑,首当其冲是城投债,城投债净融资额从2016年的1.3万亿元下降到2017年的5404亿元左右。政策性金融债净融资额从1.4万亿元降到1.2万亿元。PSL从9700亿元降到了6350亿元。

  中泰证券研报认为,城投平台受此前50号文、87号文持续影响,还受包头地铁事件引发的对地方融资平台持续收紧的压力。政策性金融债,公开市场利率高企,国开行投融资成本收益已开始出现倒挂,债券融资额势必受到影响。而PSL的初衷是支持棚改货币化,目前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已很低,未来是否有必要维持高速增长?大概率是否定的。因此,广义财政增速的下滑可能会拖累2018年的基建投资增速。

  此外,房地产调控政策不会大规模放松,影响房地产投资。目前,市场受到部分二线城市户籍放松及人才引进政策推出的影响,情绪高涨。“这些政策符合国家发展战略,国家目前在控制超大型一线城市的人口和规模,做大二线城市群,把人才凝聚在二线大城市,并且提高二线城市的公共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但要关注的是,针对一二线城市房地产的限购限贷政策难以放开,因为一旦放开,房价会涨,居民杠杆率会快速上升,与宏观稳杠杆方针是背道而驰的。”李迅雷称,虽然2018年三四线城市会继续推进棚改580万套的任务,但棚改货币化,即PSL的支持力度应该会继续下降,地方完成580万套的目标存在一定的压力。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