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鸣单车破产案最新进展:账户仅剩35万,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1 11:32

今天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全国首例共享单车——“小鸣单车”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6月27日,“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共计118738笔,供应商申报的债权共计28笔,另外还有由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共计115笔。但经管理人前期摸查,悦骑公司账户上已没有多少现金,目前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监事徐蓓已被限制出境。

可回收的金额较为有限

“小鸣单车”的经营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骑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其主营业务是通过开发手机APP向用户提供共享单车服务。悦骑公司先后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共投放共享单车43万余辆,收取用户的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

2017年底,“小鸣单车”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符合破产受理条件。2018年3月27日,广州中院作出受理裁定,“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鉴于“小鸣单车”在国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且该案作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案件的审理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据了解,悦骑公司的债权人包括用户、供应商、员工三大类,这些债权人散布在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极为分散。截至债权申报期届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118738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合计30035081.47元;另外,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115笔,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51元。

由于广大用户是通过手机APP注册,并通过微信、支付宝等非传统的方式向悦骑公司交纳押金,虽然单个用户申报的债权金额不高,但这些用户数据全部存储在云端服务器,所以针对用户申报的债权,需要找到云端服务器的原始数据予以核对。

经过管理人前期摸查,悦骑公司账户上已没有多少现金,目前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悦骑公司的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因过于分散而造成回收成本高,真正可以回收的金额较为有限。

逾12万人提交债权申报

管理人队伍一般由律师、会计师组成,但“小鸣单车”的经营者作为新型的互联网公司,案件的审理还离不开互联网技术的支持。所以,“小鸣单车”破产案的管理人聘请了计算机技术、软件开发、大数据研究等多个领域的技术专家加盟。正是这种来自不同领域的全方位合作,形成优势互补,有效提升了管理人在互联网企业的病因诊断、技术解决、资源整合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由于悦骑公司无力支付云端服务器的使用费,导致“小鸣单车”APP已停止对外提供服务,大量的用户无法通过原有的平台及时、有效、充分了解案件进程和债务人相关情况。所以如何维护债权人的知情权,是案件审理中面对的一大难题。为了确保案件信息能够及时、全面向社会公开,让广大用户了解相关信息,广州中院指导管理人开设“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公众号,以此作为信息披露的平台。该公众号设置有“法律文书”“工作动态”“疑问解答”“管理人公告”等信息模块。公众号推出不到一个星期,已有十几万人关注。

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债权人应当在人民法院确定的债权申报期限内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就本案而言,债权人多达十几万人,且分散广泛,采用传统的邮寄、当面递交等债权申报方式,显然不具备可行性。为便于广大用户快捷申报债权,降低债权申报成本,广州中院在全国首开先河,专门开发了债权申报小程序,让全国各地的用户直接通过小程序申报债权。截至2018年6月27日,利用小程序提交债权申报的人数达127040人,经核实确认的有效债权申报人数是118738人。小程序的开发运用,大大方便广大用户债权申报,提高了债权申报效率。

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小鸣单车”的债权人多达十几万人,以传统的现场方式集中召开全体债权人会议难以操作。为解决这个难题,广州中院首次采取了现场+网络结合的方式,一方面从众多用户债权人中随机抽选20个代表到现场参会,另一方面通过微信平台召开网络债权人会议。这种全国首创的以微信平台召开债权人会议的方式,为广大债权人维护自身权益提供了便利。

经管理人调查发现,悦骑公司与其他公司存在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行为,为维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管理人已向广州中院提起衍生诉讼,要求关联交易方返还悦骑公司超额支付的“预付款”,并赔偿关联交易所造成的价差损失。广州中院已依法受理管理人的诉请,目前该衍生诉讼案件正在审理当中。同时,为尽可能挽回债权人的经济损失,广州中院已对关联交易方采取了相应的保全措施。

广州中院在审理中发现,由于存储于云端服务器的信息资料无法正常使用,为保障破产程序能够顺利进行,广州中院于2018年5月10日作出决定,限制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监事徐蓓出境。

破产也不可逃废债务

据法院介绍,“小鸣单车”的破产,确实对新生的共享经济领域产生了巨大冲击。广大用户的押金能否退还取决于“小鸣单车”财产的多寡。但企业破产并不意味着可以逃废债务,相反破产制度是打击非法逃债的利器。

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对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放弃债权的,以及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管理人有权请求法院予以撤销。另外,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隐匿、转移财产的以及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债务的,均属无效行为。

来源:南方+ 记者尚黎阳 实习生石佳 通讯员甘尚钊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