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真实原型,美国版“徐翔” 东山再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5 17:22

《亿万》真实原型,美国版“徐翔” 东山再起

2018-04-15 16:41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基金/徐翔

原标题:《亿万》真实原型,美国版“徐翔” 东山再起

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距离长岛海湾(Long Island Sound)几步开外的地方,有一座镶嵌着玻璃和红砖的低矮建筑,史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塞克资本(SAC Capital Advisors)就曾经坐落在这里。走进室内,只见大厅里依然摆放着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的作品。交易室的温度也仍然保持在为了让交易员时刻清醒的20.6摄氏度。电话都静音了,只有闪烁提示。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依旧坐在交易室中间,一边看交易单,一边进行交易押注。

塞克资本(SAC Capital Advisors)

“犯罪企业”

被禁止执业两年后,亿万富翁科恩于2018年2月开始重建公司,重新对外理财。这对监管机构来说恐怕并不光荣,毕竟十年来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政府一直想揪住科恩的小辫子。有位检察官说,科恩的塞克资本是一家“犯罪企业”,有些回报是靠内幕信息交易获得的。1992年-2013年期间,该公司的年均回报率高达30%。

塞克资本的六名前雇员要么被定罪,要么承认对重大非公开消息进行了内幕交易。还有两人上诉后罪名被撤销。虽然61岁的科恩从未被指控存在不当行为,但他的公司在2014年就内幕交易指控认罪,支付了18亿美元的罚款,并将资金退还给了客户。有关代客理财的禁令于2018年1月到期。同时,科恩仍运营有Point72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 LP),这是一家所谓的家族理财办公室,资金管理规模1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科恩自己的钱。

Point72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 LP)

现在,Point72将成为一只对外部投资者开放的对冲基金。投资者必须资金达标,愿意支付2.75%的管理费和另外一些费用,以及高达30%的利润提成。然而即便如此,科恩的这项投资业务也不复当年的凌人傲气。为了安抚政府,Point72不得不作出各种改变表明自己清白端正,而这些改变可能让整个基金运作不畅。从前管理塞克资本的高管早已不在,许多最成功的投资组合经理也已各奔东西。

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冲基金投资者怀疑科恩能否重现当年的辉煌。科恩的收费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现在很多投资者不愿意在对冲基金身上花太多钱。之前有潜在客户接受彭博社(Bloomberg News)采访表示,虽然科恩的营销人员2017年5月猜测,他们能筹集到100亿美元的重启资金,但实际上这个数字更接近30亿美元。

确实,彭博社的报道也发现Point72的环境氛围与1992年成立的塞克资本大相径庭。后者争强好胜,锋芒毕露。Point72现有员工1150名,总裁是麦肯锡咨询(McKinsey)的前顾问道格·海恩斯(Doug Haynes)。海恩斯现年52岁,戴着印有Point72标志的袖扣。他2016年接受招聘网站One Wire采访时说,科恩聘请他是为了“重启”业务。海恩斯组建了一个50人的合规团队,和科恩一起坐在交易大厅的中间。见过这个指挥中心的人透露,合规团队监控电子邮件和电话谈话,对聘任拥有否决权。为了吸引千禧一代,Point72还提供午睡区等设施。该公司过去几年大量从大学招募,也就是说投资团队相当年轻化。他们中很多人从未见过熊市。

道格·海恩斯(Doug Haynes)

2014年以来,科恩的回报率没有赶上从前的纪录,也没有跑赢牛市。Point722016年的收益率约为1%。2017年,该公司扣除费用后的收益增长了10%以上,同期标普500指数上涨近22%。监管文件显示,这个成绩还是Point72为了提高回报,动用了大量杠杆才取得的——比塞克资本用的杠杆多出一倍以上。

“鲨鱼帮”消失

据塞克资本早期员工透露,塞克资本创立之初,科恩从葛兰特公司(Gruntal&Co.)挖走了一批交易员。他冲这些交易员大吼大叫,让他们去冒险;如果他们不敢,科恩就亲自上阵。科恩和员工都打成一片。他们一起打篮球,甚至一起去加勒比度假。员工回家后很可能发现,科恩正躺在他家沙发上看高尔夫电视节目。

科恩让手下相互竞争。员工能实时看到同事的战绩。好几个团队同时做保健、技术和金融等行业的交易,看谁能找到盈利最丰厚的押注。很有可能A团队押注某只股票上涨,B团队却押注其下跌。用一位交易员的话说,从前塞克资本是“鲨鱼缸内的鲨鱼帮”,如今鲨鱼不再,只有一群为将来积极规划的前顾问。他们为自己的团队取名,比如一个将大数据研究转化为选股主题的团队,就被命名为“矛尖”(Point of the Spear)。

有前员工抱怨说,科恩准备开展代客理财后,Point72变得头重脚轻,高管太多。他们给交易员制定了各种条条框框,要求交易加大对冲力度,而且不允许像以前那样集中押注,这些都限制了交易员的赚钱能力。据Point72介绍,经理向老板汇报投资想法也不会有奖励,老板在这些投资理念中选出最好的,用于所谓的“科恩账户”(Cohen Account)。对冲基金投资公司Balter Liquid Alternatives主管布拉德·巴尔特(Brad Balter)表示:“如果没有金钱奖励,最好的点子大王绝对是留不住的。”

若是以前,员工向科恩贡献一个赚钱交易点子即可获得数百万美元的额外奖励。检察官认为这鼓励了作弊行为。曾担任塞克资本投资组合经理、2011年就证券欺诈指控认罪的诺亚·弗里曼(Noah Freeman)告诉联邦调查局:不用说,那些为科恩提供最佳创意的人也会为他提供内幕消息。塞克资本则表示,弗里曼的证词表明他向公司隐瞒了自己的活动,而公司并没有纵容这些行为。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证券和公司法教授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表示,随着科恩卷土重来,联邦政府可能已经在继续跟进了。他说:“政府并没有像秃鹫一样坐在那里,等着科恩犯错——这不是对资源的最佳利用。”于科恩而言,“他要做的不光是远离麻烦,面对追求业绩的投资者,他要证明的东西太多太多。”

撰文:Katherine Burton 翻译:杨熙

延伸阅读:拿到380万美元奖金,对冲基金女主管为何却遭解雇?

作为对冲基金Baupost集团(Baupost Group)的明日之星,克里斯蒂娜·罗尔贝克(Christine Rohrbeck)还记得年终绩效评估给她的建议:“向前一步”。这四个字是一位男性高级合伙人引用的Facebook高管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所写畅销书的书名。桑德伯格主张女性在事业上应奋力拼搏,求取要职,不要觉得家庭生活必然妨碍事业发展。2014年,才30多岁的罗尔贝克便获得了375万美元的年终奖金。她听说,这是Baupost集团担任类似职位的员工所得的最高奖金。该集团是规模最大、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然而到了第二年,也就是她在这家位于波士顿的基金工作近10年后,拥有哈佛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罗尔贝克却失业了。她将此归咎为性别歧视和自己身体有恙。根据她此前未披露的州性别歧视投诉称,Baupost集团当时聘用的50名投资专业人士中仅有两位女性。

Baupost集团以保密协议为由拒绝讨论此案。该集团女发言人戴安娜·德索西奥(Diana DeSocio)提到罗尔贝克时说,“我们希望她一切顺利,但是这些指控没有依据。”Baupost首席执行官塞特·卡拉曼(Seth Klarman)表示,该基金一直在努力招聘和提拔女员工,但是苦于整个行业少有女性申请投资职位。他本人并未卷入性别歧视指控。“我们确实竭尽全力让女性担任领导职位,”卡拉曼说,“我们仍未达到我们的目标,这个行业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但这不是因为Baupost缺少尝试。”

Baupost集团对2016年提交马萨诸塞州反歧视委员会(Massachusetts Commission Against Discrimination)的投诉颇为不满,让我们了解到为数不多的女性财富管理者在通常神秘的对冲基金领域的遭遇。这些投资机构管理着超过3万亿美元的资产,称得上是华尔街最赚钱的地方,因为经理人通常会分到20%的利润。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数据,就在罗尔贝克拿到高额奖金的同一年,卡拉曼获得了2亿美元薪酬。

在2017年以未公开方式和解的投诉中,罗尔贝克对Baupost集团女员工留任的记录提出质疑,尤其是在她们生孩子以后。她说上司对自己讲过同事自慰的荤段子,她还听说此人喜欢对女性以貌取人。然而,她的案子不仅包括性别歧视行为的指控。她还透露自己被诊断出患有麸质过敏症,要求公司予以照顾,之后丢掉了工作。

有记录显示,在这个反歧视机构,罗尔贝克是过去10年唯一投诉马萨诸塞州规模最大的几家对冲基金存在性别歧视的女性。就业律师说,这些基金往往私下解决此类纠纷,要求女员工对和解协议保密。罗尔贝克和她的律师拒绝发表评论。

在波士顿,至少有两家与Baupost相邻的公司正面临歧视女性的投诉。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最近因性骚扰指控开除了两名出色的基金经理。在尚未结束的诉讼中,富达投资的一位房地产分析师称她因为抱怨女员工的处境而被解雇,此后还受到该行业的排挤。富达否认了这些指控。罗尔贝克说,Baupost也使她难以找到另一份工作。2017年10月,金融服务企业道富集团(StateStreet Corp.)同意支付500万美元,就该公司支付给300名女性高管的薪酬低于男同事的联邦指控达成和解。道富集团对调查结果持有异议。

根据货币管理数据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在对冲基金中,女性只担任11%的高级职位、21%的中级职位和26%的初级职位。民权律师委员会(Lawyers'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Law)经济公平项目主管达里·罗德里格斯(Dariely Rodriguez)说,女性在对冲基金从事投资工作的人数不足,但是从事市场营销等辅助工作的人数过多。虽然Baupost集团近一半的雇员都是女性,但是投资专业人员只有8%为女性,且她们都没有担任要职。在女性员工的招聘、留任和晋升方面,罗德里格斯说,“包括对冲基金和投资公司在内,金融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根据2016年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的调查,在北美的另类资产管理机构,比如对冲基金和风险投资公司,81%的女性表示自己比男性更难获得成功。44%的女性受访者说,外界会先入为主地认为她们更重视个人生活,而不是工作。

在Baupost集团,11位合伙人中有两位女性,她们都担任领导职务:首席财务官芭芭拉·奥康纳(Barbara O'Connor)和负责财务、技术、人力资源和投资者关系的首席运营官伊莱恩·曼恩(Elaine Mann)。曼恩在Baupost工作了20年,并于2014年晋升为首席运营官,她说自己管理Baupost集团250名员工中的176人。她的报告称,超过半数的部门主管都是女性。她说该公司不仅提供17周的带薪产假,还在女员工感觉受到不公正待遇后,毅然与外部商业合作伙伴结束了重要的合作关系。卡拉曼表示,由于只有5%的投资职位应聘者是女性,Baupost正在出资举行会议,提供招聘女性的实习机会。“我们为自己的履历感到自豪,”他说,“我希望伊莱恩的故事成为每位女性的经历。”

2014年,罗尔贝克被诊断患有麸质过敏症,造成严重胃痛和其他病痛。她问自己的上司、Baupost集团的另一位合伙人乔治·里兹克(George Rizk),是否可以控制她的出差次数,只消几个月便可,对方同意了。但她说,2014年秋天,合伙人托马斯·布卢门撒尔(Thomas Blumenthal)在她的绩效评估中提出:“你应该向前一步。”评估结束后,罗尔贝克读了桑德伯格的书《向前一步》。她在投诉中表示,“我越来越担心布卢门撒尔先生的评价可能反映了Baupost的误解,认为我的性别可能妨碍我的工作能力。”

罗尔贝克说,2015年5月,里兹克批评了她的业绩,让她加入“发展计划”。在上司对她严加监督之际,罗尔贝克说男同事告诉她,里兹克和集团里的男性相处更融洽,因为他喜欢讲性别歧视的笑话。她在投诉中称,听说里兹克会用“身材火爆?不火爆?还是年老色衰”的玩笑,来评价房地产行业的女性。罗尔贝克说,她在2015年初的公司晚宴上也看到了里兹克的这一面。根据罗尔贝克对马萨诸塞州的描述中,里兹克提到有个男同事因为在办公桌上自慰而被开除,然后问罗尔贝克,她是否是此人的迷恋对象。Baupost集团表示里兹克拒绝对此置评。

罗尔贝克说,2015年10月,Baupost集团通知她被解职了。她被告知,里兹克认为“她的表现不符合长期担任总监的标准。”即便如此,她离职时还是拿到了奖金。在她看来,这是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的证据,因为奖金比前一年有所减少。这足以表明对冲基金领域的收入有多么丰厚,奖金总额为100万美元。

撰文:Sabrina Willmer 翻译:孟洁冰

编辑:马杰、齐宇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